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邻居‘团年’
邻居‘团年’

邻居‘团年’

「小刀啊,快去洗杯子倒水啊!」

  「哦。」

  「小刀啊,去洗点水果出来!」

  「哦。」

  「小刀啊,去把凳子摆好!」

  「哦。」

  「小刀啊……」

  杨小刀心中有些郁闷,自己跑动跑西,忙活来忙活去的,不仅没得到些许表扬,反而因为一些小事情被爸妈数落了不少,脸上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他发现每次只要有亲戚朋友之类的来家里,爸妈总会不自觉地挑他的毛病,并且总爱比这比那的,令他十分不爽,所以很不喜欢去亲戚朋友的聚会,然而这次的「团年」,他是想躲也躲不掉的。

  再次将一些吃食摆放在客人的前方,他便打算回屋子里玩电脑去了;母亲何春艳还在厨房里忙碌着,时不时出来招呼两声,估计还有个半小时才开饭。

  「小刀可真懂事啊!」老王笑着又看向了自己身边正在吃水果的女儿,说:

  「小岚,还不向你小刀哥说谢谢?」

  「哼!」王梦岚小嘴一嘟,不屑道:「才比我大几天而已……」她横了杨小刀一眼,貌似有些看不起这位邻居家的男孩。

  杨小刀眉头动了动,并没说话,虽然是邻居,但对于这位叫做王梦岚的漂亮女孩,他了解并不深,虽然心中恼火她的态度,面上却只能继续依然保持着僵硬的表情。

  饭桌之上,两家人正在看似和气地进行着名为「团年」的商业活动。

  「来!老杨!咱哥俩好好喝一个!」老王举杯示意。

  「干!」老杨闷了一口,随后吐出一口气,随后说道:「这次过年,虽然就咱们两家,但也要好好过!」

  「那肯定啊,今天在你们这儿团年,明天三十到我们家团年……嫂子的手艺不错啊!」

  「再好也比不上弟妹的厨艺啊!」老杨瞟了一眼老王旁边那个长相秀美的女人,说道:「弟妹还是这么年轻漂亮啊!」

  「嘿嘿,那可不!」老王高兴地伸手搂了搂身旁的妻子,有些嘚瑟地说:

  「毕竟是当时咱们学校的校花啊!」

  李丹珍脸上浮起了几朵迷人的红云,不过她没说话,依然保持着她那迷人的微笑,似乎对于这个称号,她是理所应当的。

  听出了老王的得意,老杨嘴角不自觉地抖了抖,随即眼睛直挺挺地看向了李丹珍,有些出神,似乎是想起了曾经的一些事情。

  「嘶——!」腰间的剧痛将男人从回忆中扯了出来,眼角的湿润不知是疼出来的还是醉出来的或者是什么道不清说不明的原因造成的。

  「嫂子,我说错话了……这杯我干了!」

  老王看到老杨脸上的表情,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举杯示意老王身旁的表情看似依然正常的何春艳。

  「嫂子,感觉你又漂亮了啊!」

  又是一杯酒下肚,老王眼神似乎有些迷离,不住地看着嫂子何春艳那动人的身体,眼神有些火热。

  「当年怎么没发现这朵班上的红玫瑰是这么诱人呢?」老王心思不断,当年他放弃了这朵班花,去追求更加有名气的校花,如今班花成熟了,却是让他有些别的想法了。

  「你们啊,少喝点,多吃点菜……来,吃菜。」李丹珍温柔地替老王夹了一满碗的菜,让丈夫脸上很是高兴;她提起筷子,似乎又要给老杨夹菜,却被另一双筷子拦住了。

  「各管各家的吧……」

  何春艳连忙给老杨夹了几筷子,她自然是知道自己那同班同学的老公的一些陈年旧事的,自然不想在主场上丢了面子。

  饭桌上,两个男人拼起了酒,另外两个美丽的女人则是时不时地说说笑笑,不过她们的眼神在空中交会时,似乎燃起了火花。

  无声的硝烟似乎让两家的孩子都有些不自在。

  杨小刀埋头刨着饭,他对于这些大人之间的事情,虽十分讨厌,但又只能默默忍受,只能先填饱肚子再说。

  王梦岚则是一脸不高兴地吃着菜,就像是谁欠她钱似的表情;杨小刀心里嘀咕着:「真不知道温柔贤惠的李阿姨是如何教出这么一个傲娇小公主的?」饭后,休息了片刻,李丹珍便搀扶着摇摇晃晃的老王,准备回去了。

  「有空来玩啊!」

  「那是自然!不过明天记得要在我家团年哦!」「放心吧老王……明晚你肯定要先倒……呃——!」老杨说着也不忘打个酒嗝,看来刚刚是他败下阵来了。

  「小刀,多少钱呐?」老王一家走后,何春艳急忙问道。

  「自己不知道数啊!」杨小刀一脸不耐烦地打开刚刚被强塞进手里的红包,看了看,一共五百,随手递给了何春艳。

  「你懂什么啊!」何春艳说道:「明天还得给小岚包回去呢。

  看到母亲去洗碗了,杨小刀也没话可说,对于这种所谓的人情来往,他觉得是毫无必要,甚至那些所谓的客套话,他也是听到就烦;反正他的想法家里人也不会听,只能自己对着自己叹气了。

  此时隔壁的老王家门口,却是迎来了一位不素之客。

  「咚咚咚——!」

  「谁呀……好难闻!哪里来的臭要饭的,离我家远点儿!」老头碰了一脸灰尘后,又敲响了老杨家的大门。

  「咚咚咚——!」

  杨小刀打开门一看,看到了这位衣衫褴褛,浑身臭气熏天的老头;老头并没说一句话,只是两手微微抬起,露出一个讨要的手势。

  杨小刀看他枯瘦如柴,面色憔悴,一副虚弱的模样,不过老头那双浑浊的眼睛,不知怎么的,让他心中有些发毛。

  「妈,是个乞丐……要不,反正饭菜剩下这么多,随便给他点吧……」「咚!」一声,老杨家的门关上了,老头得到了一口袋的剩菜剩饭;他浑浊的眼睛中,好像冒出了一丝红光。

  抬手在老杨家的门上比划着,嘴里哼哼歪歪不知道在说着哪国语言。

  「谁呀!在门口瞎嚷嚷什么啊……!」老杨的声音传来,应该是酒醒了的样子。

  老头没有理会,接着又站在了老王家的门口,继续做着和刚才一样的事情,不一会儿,老头嘴里突然呵斥了一声,停了下来,闭眼静立着。

  「谁啊……在门口叫唤啥呢!」老杨突然打开门,露出了他那张还有些发红的脸,嘴里还冒着酒气。

  「诶?没人啊……见鬼了?看来明年要走大运啦!」……

  大年三十的晚上,老杨一家如期而至,来到了隔壁老王的家里,进行这名为「团年」的活动。

  「来,都坐!」老王今天似乎格外高兴,大方地招待着客人。

  「小刀啊,来,坐阿姨这儿!」

  「啊?」

  杨小刀看到李丹珍拍了拍她自己的大腿,这意思不就是让他坐在她腿上么?

  这怎么可以?

  「不了……我坐这里挺好……」

  「别客气嘛!」老王伸手就要来拽杨小刀,似乎不坐他老婆腿上,就是不尊重他一样,并说道:「快,让你李阿姨好好招待你!」杨小刀连忙看向爸妈,但老杨和何春艳却并不反对,还让他快坐,似乎不坐就是不礼貌的事情。

  直到自己坐进了老王妻子那温暖的怀抱中时,杨小刀都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一阵女人的馨香从脖颈中传进鼻中,让他才刚初中毕业的脑袋有些短路。

  李丹珍不似何春艳那般身材丰满而火辣,反倒十分得苗条纤细;她今天衣着似乎十分单薄,杨小刀从自己屁股上感受到她那双修长大腿上的紧致与弹性;背部紧紧贴合在温柔女性的胸怀中,两团棉花挤压着,传递来的是比坐高档老板椅还要舒服的感觉。

  老王家的暖气一直都开着,不仅让杨小刀不仅没有感受到一丝冬天的寒意,反而感觉心里有些发热了。

  「诶?李阿姨?」

  突然一对玉臂环住了杨小刀的少男身躯,女人的手掌隔着他的衣服在他的胸前腹部缓缓抚摸着。

  「让阿姨抱抱……说起来,我好像好多年没抱过你了!」李丹珍颔首靠在杨小刀肩膀上,在他耳边吐气如丝,如同向他撒娇一般,阵阵软语,缕缕香气,让男孩有些面红耳赤。

  「呵!害羞了!」李丹珍逗弄一般,赠予了一枚香吻,贴在了男孩的脸上。

  杨小刀可并不完全那么老实,事实上,自从第一次遗精以来,他对于女性的幻想越来越频繁了,并且通过网络的媒介,他似乎更加沉迷于此了,自小便像一位温柔大姐姐一般的李阿姨,其实在他的幻想中,早已深度交流了无数次了,虽然不知道大家究竟怎么了,不过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已经反映出了他内心的一些想法。

  「小岚,去给你小刀哥倒杯水。」

  「我不……让他自己去嘛!」

  「嗯?」老王看着女儿,眼神眯了起来。

  「哦……」王梦岚认识这个眼神,代表着不容拒绝的意思;虽然她自小被如同公主一般呵护着,但是如果她过于任性,还是会被处罚的。

  「她怎么……」

  李小刀看着这位公主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心中很是舒坦,便等她亲自给自己倒水,但是却看她接了一杯水后,然后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然后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她腮帮子鼓起来的样子,活生生一只可爱的母蛤蟆。

  「小刀别客气,想喝就喝!」老王大方道。

  「额……」

  王梦岚闻言,便抬着头,把自己禁闭的双唇微微地张开成一个小口,嘴里的清水随着她身体不自觉的抖动而偶有溅出,滴落在她的白色连衣裙上,形成阵阵的水渍。

  她想提醒杨小刀快点喝水,但是在这种状况下说话,无疑是会流出更多的液体,所以她只能用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

  看着这只高傲的天鹅在自己面前做着如此搞笑的动作,杨小刀心里别提有多乐了;他暂且不去想其他事情,看着那张开的晶莹小口,便是吸了上去。

  「嘴杯」里的水很是香甜,杨小刀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咕噜」的声音不断传来,让他越发沉迷。

  似乎觉得杨小刀喝得太慢,王梦岚猛地抱住了男孩的后脑勺,自己也努力地往他的口腔中送去液体。

  「哧溜」一声,用力太大,女孩的舌头居然被男孩吸入嘴中,并与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女孩想反抗,嘴里「呜呜」着,但是男孩丝毫不放开,仿佛品尝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甘露一般,丝丝入滑,动人心弦。

  一边亲吻,杨小刀还悄悄地用手搂住了少女的背部,好似热恋中的一对早恋情侣一般,但是女孩的母亲,却并不反对,相反,还表示支持似的,从后方靠近男孩,造成了丈母娘抱女婿,而女婿又抱老婆的错觉「呜啊……呼呼——!」王梦岚猛地从杨小刀的嘴下逃离开来,喘着粗气:「你要憋死我呀!」「嘿嘿!」杨小刀挠挠脑袋,脸上一红:「我这不是太渴了么……」「哼!」

  「小岚,还不快再倒一杯!」

  「知道了,催什么催!」

  老王看到杨小刀夺去了女儿的初吻后,居然毫不在意,竟然还催着女儿,让她与男孩进行更多的口舌上的交流。

  「我说老王啊。」老杨笑着说道:「你女儿挺能干啊!」「别折煞我了……都是我老婆惯得!」老王对着还充当着杨小刀的人肉坐垫的妻子抱怨着。

  李丹珍却是白了老杨一眼,意思好像是在说:「怪我咯?」杨小刀看着二人眉目传情,心中起了些想法,屁股向后又挪了挪,似乎与少妇都融成一团了。

  「李阿姨。」杨小刀心脏跳得贼快,脸上都涨成了一个红苹果:「我想喝一杯您倒的水……」

  「好啊!」

  正好此时,王梦岚含着水坐了过来,她便轻轻地吻住了自己的女儿,然后温柔地将招待杨小刀的清水给吸到自己的口腔中来。

  「呜啊!」

  虽然水在传递过程中撒了不少出来,但杨小刀已经没工夫去想这些了,一口咬住少妇那晶莹的唇瓣,从中传来的是母女的味道,甘甜可口。

  「你这孩子!」杨小刀刚刚从李丹珍的母女汁中回过神来,母亲何春艳依然趴在了自己身前,神情似乎有些不高兴。

  「啊!」杨小刀这才发现自己的帐篷早就搭得老高了,牛仔裤绷得那里有些生疼,他刚刚太过于享受居然都没发现。

  「这么大了还要让老娘帮你上厕所!」

  「吱啦」一声拉开了裤子拉链,剥开内裤,男孩的「处女棒」一下子弹了出来,充满年轻人的活力,打在何春艳的嫩脸上,发出「吧嗒」一声的清脆声音。

  看着自己儿子的青春肉棒,何春艳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熟练地用手握住,然后另一手向下捋动着,缓缓地将包皮给剥开,顿时一股子味道飘散开来。

  何春艳只是眉毛皱了皱,就一口含住了「小刀」,用舌头仔细地清理着儿子从没打理过的隐秘角落。

  「啊啊!」

  杨小刀不知是舒服地还是刺激地,呻吟出声,脸上尽是迷醉的神色;一旁的李丹珍和王梦岚都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仿佛这是一门女子必备的技能。

  「啊!妈……慢点……射了……啊——!」

  初经人事的李小刀哪里经受过这等阵仗,在母亲高超的舌技,纵使是一根如意金刚棒,估计都会缴械投降,射出铁汁吧。

  「咕噜」一声,何春艳满意地咽下口中的污秽,然后又用含住肉棒,轻轻吸吮几下,将一些残留物也给处理干净了。

  「真不争气!」感受到嘴里才刚疲软下去的蚯蚓,好像又想站起身来,何春艳连忙将它吐出,用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掌轻轻拍打了一下。

  「小刀」又是抖动了几下,这才偃旗息鼓。

  「妈……」杨小刀射完了之后,又有些羞愧了,有些不敢直视自己母亲那艳丽的面孔;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杨小刀心中缓缓萌发;他似乎已经不去再想今天这些人的异常了。

  「姐姐,你的妆花了哟!」李丹珍提醒道。

  何春艳连忙起身,冲到卫生间里去补妆了;杨小刀这时才发现自己那满是母亲一圈圈口红的肉棒正在空气中瑟瑟发抖,连忙收进裆里,然后自己又缩进李阿姨温暖的怀抱里去了。

  「老杨可以啊!」老王一脸你赚到了的表情:「这可真是贤妻良母啊!」看到自己儿子刚刚口爆了自己的老婆,老杨神色居然还挺高兴的:「彼此彼此啊!」

  老王看着自己的妻子又和邻居家的儿子亲在了一起,也是自豪地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倒是没发生什么事情。

  老王和老杨又拼起了酒,其他的人都没理他俩,自顾自地喝着饮料;只不过后来,何春艳和李丹珍在给杨小刀夹菜上也争了起来,纷纷积极地嘴对嘴来喂。

  「来小刀……尝尝你李阿姨的手艺……么啊!」「谁家的儿子谁来喂……来儿子……么啊!」

  王梦岚倒是自顾自地吃着饭菜,只不过还要时不时地过去,一脸不情愿地用嘴喂杨小刀喝饮料。

  这顿团年饭吃得是很舒服了,杨小刀是这么想的。

  「今晚别走了吧……」

  「这怎么好……」

  「客气啥,我们家都还没把小刀招待好呢!」

  盛情难却,所以老杨一家今天选择在老王一家留宿;其实是杨小刀感觉留下来还会有惊喜,才答应的。

  「小刀,早点洗澡睡吧,明个还要去其它家串门儿呢!」杨小刀本想拒绝母亲的要求,因为他还想看春晚,毕竟从他第一次看到昨年,他从来没拉下过一次春晚。

  「来啊小刀,等着你呢!」

  不过看到几个身影都走进了浴室,杨小刀突然觉得洗澡是比看春晚更重要的事情,反正春晚也有回放的。

  「咕噜!」

  进入浴室,拉上玻璃门,杨小刀深深的吞了口唾沫;面前三位各具风情的异性正毫不设防地展示在他面前。

  母亲何春艳,身材火辣而性感;她弯着腰,一对沉甸甸的乳器正颤颤巍巍地向杨小刀招手,腿上的黑色丝袜才刚褪下了一半。

  阿姨李丹珍,秀美而充满气质;此时正背对着杨小刀,解着乳罩的后扣,那苗条的身材和光滑的脊背,正是她锻炼得当的表现。

  王梦岚看着杨小刀进浴室,有些不爽,脸上充满了傲娇的神色;但是对于他的目光倒是没什么反应,反倒是自己脱掉那条粉色小熊内裤时,感觉他的呼吸有些激动,心里疑惑了一下,便大大方方地把自己守护了十多年的处女地,暴露在他的视线下。

  「妈,我帮您脱吧!」杨小刀突然问道。

  人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恋母情结,而从来都打扮地十分诱惑的何春艳,自然是儿子最好的对象;他早就幻想过跟母亲产生一些亲密接触了。

  「哟!臭小子懂事了?」何春艳神色揶揄地说道:「还不过来替老娘更衣!」「遵命!」

  看到母亲坐在一旁的防水垫上,杨小刀急忙冲上去,似乎帮母亲脱衣服是人生一件大事一般。

  看到儿子这么急,何春艳娇笑着,将两条丝袜美腿送进儿子的手里。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裤袜,裆部的部分已经褪下,露出了里面那条黑色的性感内裤。

  「哧溜!」

  杨小刀匍匐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的脸离丝袜近一些,一股成熟的女人体香扑面而来,情不自禁,他低头舔了一口。

  发现母亲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他,他的动作越发大胆起来了;一手抱住一个,用手缓缓地摸索着,感受着丝袜的光滑质感。

  母亲的腿,丰韵而有肉感,但是却不显冗余,反倒是比例刚刚好,多分一则肥,少一分则瘦,是上等的美腿。

  「怪不得那么喜欢穿丝袜……」

  杨小刀感受着这等美物,下体忍不住地挺立起来,不自觉地对着黑丝美腿亵渎起来,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

  突然,一双手环住了杨小刀的腰部,似是要解开他的衣扣。

  「你帮你妈脱,我来帮你脱啊!」李丹珍浅笑盼兮,回头看向刚刚脱完的王梦岚:「你也来帮忙啊!」

  手里把玩着母亲的美腿,身上是邻居家的阿姨和妹妹的几只柔软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杨小刀感觉自己都快晕过去了。

  再次恢复意识,她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浴池中,感觉后背传来的那惊人的肉感,回头一看,果然是自己的母亲,她正用胸部一起一伏,摩擦着自己的背部,嘴里也没放松,在自己肩膀处,慢慢亲吻着。

  「别动啊!」李丹珍坐在旁边,一手扶着他的脖子,一手正握住了那柄长枪,说道:「我们先帮你洗……」

  「啊!」

  温柔的李阿姨直接含住了杨小刀平平的胸肌,更让他刺激的是,那一脸娇气的王梦岚。正一手抬着自己的一边臀瓣,脑袋凑在自己的下面,用舌头清理着。

  「要命啊!」

  李丹珍抓住自己命根的手也开始动作起来,还没撸动几下,杨小刀已经忍不住了,白浊四溅,弄得王梦岚满头都是。

  「好恶心啊!」王梦岚抬头便看到了珠穆朗玛峰以及上面的雪水,感觉自己头发上被弄了很多,擦了两下,有些郁闷:「这脏东西洗不洗的掉啊?」「待会儿妈帮你弄!」李丹珍笑道:「小刀啊,我们帮你洗完了,你可要帮我们洗哦!」。

  「好!……好爽!」

  几个人洗澡,也不知洗了多久,老王和老杨在客厅里一边聊天一边看春晚,时不时都能听到浴室中的淫声浪语。

  「还没洗完啊?」老王率先忍不住了:「我和老杨想上厕所了!」「好了好了,快好了!」妻子李丹珍回答道:「啊!小刀你慢点……对!再来!嗯……好大!」

  又是几分钟过去,卫生间里的几个人才出来;有些喘气的杨小刀被母亲何春艳呈公主抱的姿势抱了出来,后面跟着脸色通红的李丹珍和王梦岚;女人们都穿着睡衣,而杨小刀却是不着寸缕。

  看到这个奇葩的画面,两个大男人却没多想,径直去开闸放水了。

  夜深了,客房里,两个大老爷们儿挤在一张床上,他们喝得不少,所以睡得很沉,然而主卧里那张大床上,几条肉虫正纠缠在一起。

  「啊啊!射啦——!」杨小刀给王梦岚开苞完毕,插了数十下后,越干越顺滑,叹道:「又是一具流连忘返的美穴啊!」

  「丢了……啊!」

  王梦岚初为人妇,有些不堪征挞,正在喘息间,一处异物挤进了才被开发过的旱道。

  「你……你干嘛!」

  「诶?不是还没洗干净吗?」

  「你刚刚浴室里不是洗了我一次吗?还没洗干净?」王梦岚质问杨小刀,其实她心里知道,自己其实是有些怕了。

  「嗯啊……小岚啊!」李阿姨突然说道:「小刀是客人,让他帮你洗又没亏待你……啊好快!」

  少女看向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一根双头龙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位美丽少妇,心中叹了口气,看向身上正跃跃欲试的杨小刀:「来吧……不过你轻点……」「放心,我的技术你又不是不知道!」

  杨小刀一下一下又干了起来,今晚自从他摆脱处男后,战斗力一直在飙升,已经射了五六次,现在居然还斗志昂扬,不过他没工夫思考这些了,一会儿还得跟妈妈和李阿姨好好联络一下感情呢。

  今夜眠是不可能眠的。

  【完】